中國電影市場2019:冬日暖陽
2020-01-05 09:31 作者:馬秀嵐 張靖超 來源:中國經營網

本報記者 馬秀嵐 張靖超 北京報道

2019年末,馮小剛導演的電影《只有蕓知道》上映,票房升至1億元時宣發團隊發布大紅海報來振士氣,對此,馮小剛感慨不已——2004年《天下無賊》在賀歲檔上映,是其首部票房過億元的電影。

“時至今日,天地反復,一眾新銳導演生龍活虎、摧城拔寨,屢創新高,一部影片動輒已是20億元起步,不過30億元都不好意思慶功?!被曰腿綬胄「找卜⒊雋恕壩⑿劾弦印鋇母刑?。

這番感慨背后,是中國電影在過去十幾年的高速發展。電影評論家李星文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中國電影市場從2002年商業化以來,17年的耕耘逐漸開始顯現成果。

文韻華夏總經理曲廣智表示,2005年開始,中國電影票房以每年30%的速度增長,近幾年開始增長放緩。

2019年,中國電影市場開始發生一些顯著的變化?!讀骼說厙頡貳賭倪鋼凳饋罰ㄒ韻錄虺啤啊賭倪浮貳保┓直鶇蚩酥泄蘋玫纈昂投纈暗男戮置?,《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攀登者》使得主旋律電影商業化探索達到新高度。網絡上一度充斥著“科幻電影元年”“國漫崛起”等說法。但李星文指出,中國電影工業化體系、商業化制片模式、電影科技水平以及專業化分工的科學程度跟國際先進水平還有一定的差距。

華誼兄弟副董事長、CEO王中磊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國產片的崛起,除了票房,更應該來自于電影創作者的專業成就和價值觀認同?!彼銜?,電影強國的標準首先是年產高品質、高口碑的電影數量超過50部,即平均每周都要有一部好電影;其次是現實主義題材電影的數量和質量,每一個國家和民族都有自己獨特的文化,需要有能客觀反映人們真實生活的電影,這也要求廣大從業者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

主旋律電影商業化探索達到新高度

2019年12月31日,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藍白紅影業創始人、《紅海行動》聯合出品人周亞平表示,現在的行業低迷程度相比2019年初,已經可以用“西伯利亞寒冬”來形容了。

周亞平指出,影視業的寒冬體現在幾個方面:首先是資本撤退,行業融資難;其次是互聯網視頻平臺、電視臺的購買力下降;最后是人們的審美在發生變化,需要創新形態的產品來符合當下趨勢,但是還沒有應運而生。

國內電影市場2019年上半年票房一度低迷,五一檔國產大片缺乏,美國片《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以下簡稱“《復聯4》”)上映后,很多影城順勢提高服務費,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影城經營的困難。相關數據顯示,2019年1月到5月,中國電影分賬票房同比下降6.35%,觀影人數同比減少約1億人次,出現9年來的首次下滑。

彼時在上海電影節期間,博納影業總裁于冬公開表示,2019年對于每家電影公司來說都困難重重,困難來自于市場、題材、方向都在進行大調整。于冬還為行業鼓勁,表示: “信心比黃金更重要……今年(2019年)的目標一定要超過去年(2018年),這17年的高增長不能在2019年掉下來,導致總盤下降?!?/p>

騰訊集團副總裁、騰訊影業首席執行官程武也在上影節期間的年度發布會上表示,當前行業都在討論信心,好的作品是一切信心的根基?!白罱諫蝦?,我參加了不少電視節和電影節的活動,感覺大家談論最多的,還是面對未來的信心問題。許多行業朋友問我對未來怎么看。其實,幾年前,我們剛進入這個領域的時候,就談過這個問題,我記得當時說的是‘相信’。今天,我的答案,依然是‘相信’?!?/p>

到了2019年暑期檔一部《哪吒》撐起了票房,這部由光線傳媒出品的國產動畫電影,一再突破票房天花板,成為近年來的現象級作品。目前該片票房達到50.02億元,位于中國影史票房榜第二,第一是《戰狼2》(56.83億元)。

而2019年10月,《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攀登者》三部獻禮片,合力造就了“最強國慶檔”,也對全年票房作出較大貢獻。

貓眼數據顯示,2019年觀影人次同比上升0.5%,達到17.27億人次,國慶檔觀影人次翻倍,拉動了觀影人次的增長。

《2019中國電影年度調查報告》顯示,2019年單月票房中,2月、8月、10月票房分別為111.57億元、78.26億元、83億元,同比分別增長9.94%、14.50%、127.46%。10月國慶檔數據增幅最大。

貓眼數據顯示,2019年最終實現全年票房為642.66億元,同比增長5.4%。藝恩智庫數據顯示,其中國產電影占比64.07%,全年有8部國產影片進入年度票房前十,為近8年數量最多。

雖然影視業2019年全年都籠罩在低迷的氛圍中,但電影票房依然超過了2018年。

李星文認為,2019年電影票房保持微增長,還是國產電影立了功?!耙醞纈靶枰ǚ押艽蟮惱叩骺亓Χ群頹坑辛Φ姆椒?,才能保證國產電影產出的票房高于引進片,但2019年從春節檔到暑期檔、國慶檔,國產電影都有突出的作品,并且主旋律作品的創作趨勢和民眾的愛國激情,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的大環境下形成共振,促使國產電影表現出色,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p>

王中磊表示,《流浪地球》《哪吒》等影片成為了推動市場突破的中堅力量;國慶檔三部獻禮影片,通過類型化創作和藝術創新,與觀眾的愛黨愛國信念和拼搏奮進激情共鳴共振,成功的背后,是主流價值觀與商業價值創新融合的體現,更是一種新的文化景觀。

“這些優質國產影片,完成了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對中國電影未來發展有著多方面的啟示意義,也是未來可持續探索發展的方向?!彼檔?。

市場回歸理性

過去一年,國產電影占總票房64.1%,年度票房過10億元的15部影片中有10部是國產影片。

王中磊認為,這表現出中國電影市場不再是好萊塢一家獨大的局面,國產電影正逐步發展壯大,展現出巨大的增長潛力。

貓眼發布的《2019中國電影市場數據洞察》報告顯示,2019年過半北美系列影片續集票房不及前作,而從2017年至2019年的票房占比來看,國產片占比分別為53.8%、62.2%、64.1%。周亞平認為,好萊塢電影在這么多年對于觀眾而言,開始出現某種程度的審美疲勞。

除了國產片占比進一步提高外,貓眼娛樂COO康利此前指出,票房的集中度在進一步加劇,二八法則更加凸顯。以國慶檔為例,檔期總票房為50.64億元,而檔期前三甲《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攀登者》的票房總數占據檔期總票房的97.03%。

但李星文對此指出,二八法則在世界范圍內大的電影市場都存在,主要原因是2019年比較特殊。

國產電影更多表現為一種“情緒消費”,《流浪地球》《我和我的祖國》等影片跟民眾愛國激情等有較大關系,而《哪吒》則與年輕人希望打破權威期待崛起的心態吻合。李星文認為,2019年“類型片的主旋律化、主旋律影片的商業化”兩個層面取得了空前的成功。

2019年票房前十影片為《哪吒》《流浪地球》《復聯4》《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瘋狂的外星人》《飛馳人生》《烈火英雄》《少年的你》《速度與激情:特別行動》。其中,《哪吒》《流浪地球》《復聯4》《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進入中國電影市場影史票房榜前十。

王中磊認為,隨著觀眾欣賞水平的不斷提高,市場越來越回歸理性,對內容品質的要求也越來越高。在這樣的市場環境下,影視企業更要把握住電影產業發展的根本,回歸好的劇本、持續產出類型多元化、內容精品化的作品。

“現實主義”“主流價值觀”頻繁被多位采訪對象提及。曲廣智則對記者透露:“我們在2020年更多偏重投資現實主義題材,比如跟最高檢合作的、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檢察風云》?!彼銜?,目前的市場現實主義和個人英雄主義相結合的影片更能引起觀眾共鳴。

王中磊對記者表示,華誼兄弟之后也會繼續堅持主旋律電影、現實主義題材電影的創作及其商業化的升級探索。騰訊影業方面對本報記者表示,這幾年佳作頻出,尤其是主旋律作品和現實題材作品的火爆,證明了觀眾是喜歡主旋律作品的。而隨著行業創制水平的不斷提升,拍出好看的主旋律作品和現實題材作品正變得越來越可以實現。

回顧過去,2017年和2018年的票房冠軍分別為《戰狼2》《我不是藥神》,后者曾一度引發輿論對于抗癌藥的關注。

周亞平認為,從近三年的市場表現來看,越是契合人們當下精神心理的作品越能贏得關注。他提出過“疼痛現實主義”的概念??梢鑰吹秸餳改旯畹纈氨澈蟠蠖嗍侵泵嫦質?、遵循現實主義創作方法的作品,人們的焦灼、焦慮、糾結、煩惱情緒需要尋求平衡,需要尋找解決問題的內心通道,這類作品就容易和觀眾產生共鳴。

“如果簡單地表達英雄主義概念、搞宏大敘事都不是長久之計,還是要尊重觀眾基本的精神訴求,不僅要解決視聽問題,更要解決心靈問題?!敝苧瞧剿檔?。

博納、光線表現亮眼

在變革期,新銳導演正逐漸占領市場。

2019年的電影市場總體來看,春節檔除了郭帆導演的《流浪地球》成為爆款以外,寧浩的《瘋狂的外星人》取得了22.11億元票房,韓寒的《飛馳人生》實現了17.26億元票房,而暑期檔非科班出身的餃子導演的《哪吒》一飛沖天。

“過去一年中國電影市場上不僅出現了《流浪地球》《哪吒》《我和我的祖國》等口碑和票房雙贏的作品,同時涌現出了一批優秀的年輕導演,再一次展現出巨大的增長潛力?!蓖踔欣謁檔?。

從電影分類來看,周亞平認為國產電影的類型開始變得清晰了?!爸遼僖丫魅房擠擲?、分層,觀眾越來越細分,科幻電影和動畫電影也高調突圍?!痹諛秤骯芄救沃暗拇笄砹笤ㄒ捕源吮硎?,電影產業逐步規范之后,類型電影和系列電影開始出現,比如2020年春節檔的《唐人街探案3》以及《囧媽》是在前作基礎上推出的,屬于系列電影,同時也是類型片。

從電影公司來看,一些公司自身特色逐漸開始顯現。于冬曾公開總結,博納影業從2014年開始創新主旋律大片,締造出“博納模式”。

于冬認為,從2014年的《智取威虎山》開始,博納影業踏上了主流商業大片創新之路,三部主流大片(《智取威虎山》《湄公河行動》《紅海行動》)奠定了博納影業在主旋律電影上的地位;2018年博納影業同時開拍“驕傲三部曲”(《烈火英雄》《決勝時刻》《中國機長》),在2019年暑期檔和國慶檔,這三部電影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而光線傳媒則從動畫片切入,以小博大來贏得市場空間。近年來,投資數個動漫公司,逐步打造彩條屋動畫廠牌,光線傳媒在動畫電影領域的試水終于在2018年嶄露頭角?!賭倪浮返逆⒚悶?020年的春節檔上映?!耙鮒泄鈉た慫??!?015年10月彩條屋成立時,光線傳媒CEO王長田如此宣布。

此外,寧浩的壞猴子影業,徐崢的真樂道,以及由董平、寧浩、徐崢等于2015年聯合創辦,并綁定了多位知名導演的歡喜傳媒等公司開始嶄露頭角。

“一個公司能有一個立得住腳的長項就足夠了。大家都在嘗試如何將公司做出特色,其中嘗試出來的,比如壞猴子影業已經把公路喜劇題材摸得門清,博納影業做主旋律大片已經做出自己的套路,光線影業出品動畫片必屬精品,這些作品一推出基本可以達到預期票房?!鼻闃撬檔?。

雖然過去三年市場產生了多種題材爆款,但曲廣智指出,如果想提高整體票房,必須增加更多的藝術形式和多元化的內容,國產電影仍然有很多題材尚未開發;且如果是內銷還不夠,必須要占據一部分海外市場。

王中磊也坦言,整體來看,電影產業投入產出比不高、市場參與者利益不均衡、電影衍生品的開發不足等現象依舊存在;另外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等現象普遍存在,政策法規還需進一步健全。

龍大淵認為,國產片在國內會具有更大的市場空間,但是國產片平均水平亟待提高?!按蟛糠忠澆銜榷?,一部進口片在國內的票房超過10億元已經是一個門檻,很多影片達不到這樣的體量。即使是《復聯4》和《速度與激情》這樣的影片,因為IP基礎較好,在一二線城市已經達到了非常高的票房,但是在往三四線市場拓展時,會受到文化差異的限制,增量很難上去?!?/p>

龍大淵同時指出,中國的觀影人次還較低,2019年總觀影人次 17.27億,平均到全國人口,平均每個人一年就看一部多,日本、韓國人均一年能夠看4部多,整個中國電影市場還未被挖掘出來。從制作角度來看,國產電影票房集中于頭部電影,還有很多不知名的影片未進入大眾視野。

此外,影院競爭仍然激烈。藝恩電影智庫報告顯示,2019年一線城市影院趨于飽和,新增影院數量放緩,三線城市成為新目標,增速最快。

一位接近某影視上市公司的人士對記者表示,他們依然在持續建影院,目的是為了布局。他強調,目前一些大的集團持續建設影院,從服務和設備上都將對一些小型的影城形成沖擊,后者的生存將受到嚴峻考驗。

(編輯:張靖超 校對:顏京寧)


*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 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經營網” 或“來源:中國經營報-中國經營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經營網(本網另有聲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010-88890046 郵箱:[email protected]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