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陷阱:“我無法呼吸”
2020-06-10 14:28 作者:弗雷德里克·皮耶魯齊 馬修·阿倫 來源:中國經營網

編者按

2013年4月14日,美國紐約肯尼迪國際機場,法國阿爾斯通集團鍋爐部全球負責人弗雷德里克·皮耶魯齊,剛下飛機就被美國聯邦調查局探員逮捕。

這場抓捕不僅僅是針對他個人的行為,而是美國政府針對法國阿爾斯通集團的系列行動之一。美國司法部指控皮耶魯齊涉嫌商業賄賂,并對阿爾斯通處以7.72億美元???。阿爾斯通的電力業務,最終被行業內主要競爭對手——美國通用電氣公司收購。這家曾經橫跨全球電力能源與軌道交通行業的法國商業巨頭,因此被美國人“肢解”。皮耶魯齊直到2018年9月才走出監獄,恢復自由。

在《美國陷阱》一書中皮耶魯齊以身陷囹圄的親身經歷披露了阿爾斯通被美國企業強制收購,以及美國利用《反海外腐敗法》打擊美國企業競爭對手的內幕。

這是一場隱秘的經濟戰爭。在當前風云變幻的世界大局中,這場離我們并不遙遠的殘酷“熱戰”,值得每一個胸懷家國,關注我們正在走向全球的標桿企業生存和發展前景的中國人細細品讀,嚴肅思考。


文 /(法)弗雷德里克·皮耶魯齊 馬修·阿倫 譯/法意

突然,我變成了一只野獸。我穿上了橘色的連體服,身體被鏈條鎖住,手腳被戴上鐐銬。我幾乎無法行走,也無法呼吸。我是一只被捆綁的野獸,也是一只掉進陷阱的困獸。

昨晚,他們把我關進一間單人牢房。整個房間彌漫著一股濃烈的氣味,我幾乎要被熏暈了。房間沒有窗戶,只有一道極小的裂縫。通過裂縫往外看,我隱約看到了一個陰暗的院子。我聽到各種噪聲、爭吵聲、尖叫聲,以及不間斷的狗吠聲,這簡直是一場噩夢。我已經8個小時沒有喝過水,又饑又渴。自從在飛機上聽到那條簡單的廣播后,我的生活便發生了劇變。

“完美”航班 “甜美”逮捕

先來說說那條機上廣播。

空姐用甜美的嗓音和地道的英式口音播報了一條聽起來無關痛癢的消息。聲音雖然溫柔,卻宣告了一場災難的降臨:“皮耶魯齊先生,請您下飛機前先到機組人員這里來?!?/p>

這時,我乘坐的這架波音777剛降落在紐約肯尼迪國際機場的跑道上。我在黎明時分離開新加坡,在中國香港中轉后,經過長達24小時的飛行,已經筋疲力盡。這是2013年4月14日晚上8點整,駕駛員對飛行計劃掌控得十分完美,分秒不差。這條廣播在飛機到達機場時響起。

難道當時我絲毫沒有起疑?雖說已習慣了各種長途飛行,但因為時差,我頭昏腦脹。45歲的我,先后在阿爾及爾、曼徹斯特、中國香港、北京、溫莎(美國康涅狄格州)、巴黎、蘇黎世等地任職,現在坐鎮新加坡。20年來,我在全球飛來飛去,為我的公司奔波。我聽過好幾次這種廣播,它要么是提醒我官方約會的時間被調整了,要么是幫我找回在一次中轉時丟失的手機。

因此,我沒多想便來到了機組領班的面前。然而,這位年輕的空姐卻滿臉尷尬?;彰糯蚩?,她膽怯而不自然地向我指了指門口等我的一群人——一個女人,兩三個穿制服的人,以及兩個穿便服的人。那個女人禮貌地核實了我的身份,命令我下飛機。幾乎在我說出姓名的同時,其中一個穿制服的人就抓住我的一條胳膊,將它按在我的后腰上,然后迅速把我的另一條胳膊扭到背后,給我戴上手銬:“弗雷德里克·皮耶魯齊,你被逮捕了?!?/p>

我非常震驚,來不及做出反應,只能束手就擒。后來我總是問自己:若是我連一只腳都沒有踏上美國國土的情況下,他們是否還能這樣輕易逮捕我?我一聲不吭地就服從了。其實當時我不知道,這樣做是幫了他們大忙。因為從理論上講,我們還在國際區域——機艙出口的舷梯上也屬于國際區域。

眼下,我被戴上手銬。片刻之后,我回過神來,要求他們做出解釋。穿便服的兩人說,他們是美國聯邦調查局的探員:“我們接到命令,在機艙門口逮捕您,把您押送到曼哈頓美國聯邦調查局總部,那里會有檢察官向您說明緣由?!?/p>

美國聯邦調查局“實實在在的客戶”

顯然,他們也不了解更多的情況。在當時的情況下,除了這幾句話,我也不可能有更多奢求,只能跟著他們,在兩個穿制服的執法人員看管下,像個歹徒一樣,雙手被銬在身后穿過機場。周圍乘客的目光讓我覺得如芒在背。走了幾米后,我意識到,為了保持平衡,我不得不小碎步地前行,我身高1.83米,體重將近100千克,這讓我看起來非?;?。與其說是滑稽,不如說是夢幻。

我仿佛穿越到了一部電影中,在扮演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前總裁多米尼克·斯特勞斯·卡恩的角色。兩年前,他就像我一樣被戴上鐐銬,在聯邦調查局人員的押解下,痛苦地走在紐約街頭。然而,此時我的驚嚇大于憂慮。我一直確信,這是一個錯誤或誤會,他們只是錯把我當作了別人,經過查證后案件就會真相大白,一切仍將照常進行。近年來,肯尼迪機場發生這類誤會與日俱增。

我的“警衛”直接把我帶進一個小房間。我很了解這種地方,在這里,美國當局會對可疑的外國人的護照進行仔細檢查。2003年,伊拉克戰爭期間,鑒于法國的立場——時任總統雅克·希拉克拒絕參與美軍的行動——我們一群法國商人不得不在肯尼迪機場等候很長時間,直到美國官員同意讓我們入境。

今天,檢查的速度加快了。兩名查驗人員花了幾分鐘時間查看我的身份證件,然后將我帶出機場,坐上一輛沒有警用標志的警車。我終于明白了眼前的事實:看起來,我就是他們等待的人。我是他們要的“實實在在的客戶”。這并非像在某些荒誕故事中,某人被誤認為是某個強大的恐怖分子或者在逃罪犯。至少這一點是明確的,但是為什么呢?他們想從我身上得到什么?我又做了什么?

我無須花太多時間反思我的經歷。就個人生活而言,我絕對無可指責。另外就是我在阿爾斯通的工作,即便這種粗暴的逮捕可能與我的職業有關,但我也覺得可能性不大。我在腦海中將公司近期的項目飛快地過了一遍。自從10個月前我擔任鍋爐部的全球負責人以來,在新加坡職務范圍內的所有業務中,沒有任何可疑之處。至少從這個角度來看,我是放心的。

“我們打算給您一些獎賞”

*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 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經營網” 或“來源:中國經營報-中國經營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經營網(本網另有聲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010-88890046 郵箱:[email protected]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