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平民銀行家”
2019-12-14 10:38 作者:潘曉霞 來源:中國經營網

1928年1月9日,上海商業儲蓄銀行總經理陳光甫乘輪船沿長江前往武漢。他在日記中說“余作客漢上,原為避免政治而來,若再與政局中人接近,不若不來矣”。不過,此行遠不是躲避紛擾那么簡單,生逢亂世,他既沒有離開政治,也沒有忘記生意。

帶頭認購“革命公債”

原來,當時南方革命聲浪高漲,身處上海的陳光甫不無感受,他對北洋政府的前景甚為悲觀。不僅是他,自20世紀20年代中期起,隨著北洋政府日暮途窮,眼光敏銳的銀行家們多不看好。比如早在1924年10月,身處北方的江蘇寶山(今屬上海)籍銀行家、中國銀行副總裁張嘉璈就寫道:“照此趨勢,北方幾無政府,南方似有成立統一政府之望,姑坐以待?!?/p>

陳光甫是江蘇鎮江人,素有“平民銀行家”之美稱。1915年,他創辦上海商業儲蓄銀行,并任總經理。這家銀行注重與工商業的關系,跟作為國家銀行的中國銀行、交通銀行大相徑庭。到1926年,該行工礦企業和商業放款,已占到全部放款的74%左右,資產總額達到4700萬元,存款超過3200萬元,年平均贏利在40萬元以上,成為國內極有影響的一家商業銀行。

在當年南北對峙中,財力雄厚的銀行家們面對來自雙方的拉攏,陳光甫身不由己,也受時局的裹挾。他一手創辦的上海商業儲蓄銀行,初期業務主要集中于南方,是比較純粹的民營性質,與北洋政府沒有深厚的歷史關系,對來自北方的拉攏保持警惕。相比之下,他對廣州的革命政府則抱有一定的期待,后者也把陳光甫視為銀行家中難得的可信任人選。

早在1926年7月國民革命軍從廣東起兵北伐之前,上海的金融家就與蔣介石、宋子文以及蔣身邊的軍需處、經理處人員有所交往。北伐剛開始,時任廣州革命政府財政廳廳長的孔祥熙,即函約陳光甫南下廣東,并讓受上海金融界之托前往江西、湖北觀察形勢的蘇州籍銀行家貝祖詒,當面向陳光甫轉告南方情形。由于雙方關系頗為緊密,當廣州國民政府北上武漢,面對軍費開支浩大、財政壓力倍增的困境,急需銀行界伸出援手時,陳光甫回應相當積極。那時蔣介石跟武漢方面還沒有公開分裂,人們常以國民革命陣營一體視之,盡管陳光甫等上海金融家和蔣接近,但陳本人與革命陣營的直接接觸,仍始自漢方。

1926年12月,武漢國民政府為整理湖北金融,籌議發行公債。陳光甫與張嘉璈、浙江實業銀行董事長李銘等密商,認為國民政府對于新舊債務有誠意維持,“與議者大都贊成國民政府財政計劃”。得到滬漢金融界的支持,1927年1月1日,武漢國民政府開始發行整理湖北金融公債2000萬元。

時任上海商業儲蓄銀行漢口分行經理、漢口銀行公會會長的唐壽民,對公債發行最為積極。據銀行界人士回憶:“在宋子文召集銀行界開會,要他們認購國民政府發行的公債時,別人都在支支吾吾,他卻率先帶頭認購了15萬元,同時說服其他銀行也來認購。他是漢口銀行公會會長,說話有號召力,由此促成了銀行界向國民革命軍一邊倒的局面,總共認購100多萬兩,解了宋子文的燃眉之急?!碧剖倜竦拇罅ο煊?,博得宋子文好感。當時唐氏代表陳光甫處理上海商業儲蓄銀行在漢口的行務,這一切應是得到陳氏默許的。

臨陣換將 穩中求勝

1927年8月,蔣介石在武漢政府及國民黨內各路反蔣勢力聯手壓制下,不得已以退為進,辭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一職,宣布“下野”,李宗仁、白崇禧為首的桂系,控制南京政權。

隨后,桂系發兵西征,寧漢合流,桂系取得對武漢的實際控制權。1928年初蔣介石復職后,桂系繼續控制武漢,作為長江中下游地區的重要基地。此后,聲言要與政治保持距離的陳光甫,卻與桂系開始了一段曲折的往來。

漢口分行是上海商業儲蓄銀行最大的異地分行。1926年年底,該行存款總計3244萬元,其中上海總行占約64%,漢口分行存款為285萬元,占近9%。其他分行,除虹口分行占約5%外,南京、蘇州、天津分行份額更低。放款業務,漢口分行占到全行的11%,僅次于上海總行與國外匯兌處。漢口分行地位如此舉足輕重,陳光甫不能不對武漢形勢與業務特別重視。

偏偏此時漢口分行發生重大人事異動,本來深得陳光甫信任的唐壽民突然去職。對其“出走”,陳光甫1928年初的日記中講了八條問題,總結起來就是:“(唐)做了經理,事事皆可取求自私?!逼渲杏幸惶鹺苡幸饉跡骸霸諦辛熨褐?,即要去勾結宋子文,故外間謠傳已派為厘金總局長等語。到申后明明宋子文已與其接洽,要當為江蘇銀行經理,而表面上作為不同意,必定要子文與我說,我當面答應,而壽民隨后將計劃拿出來,此之謂不忠?!?/p>

漢口分行暫失掌舵人,陳光甫親自出馬處理行務,這就是本文開頭的那一幕。他在日記中寫道“駐漢達六個月,苦心焦思,處理應付客戶還賬,礙難拒券鈔而不收,存戶提款則通融而付現”,由此“信用既固,存款激增”。又說1928年“正月,存款約僅200余萬元,至十月,為900余萬,陡增四倍有余;放款亦達800萬之數,三倍于上一年,為漢市匯劃的中樞”。這樣的成績,對比一下上海商業儲蓄銀行當年的經營狀況,可以看得更清楚:1927年,該行存款總額3133萬元,在11家國內主要商業銀行中排名第五。1928年,存款達到4646萬元,排名上升到第二??杉?,漢口分行貢獻了全行近一半的存款增加額,存款比重也上升到接近總額1/5,成為全行的支柱之一。

陳光甫在致上海商業儲蓄銀行副經理楊介眉的信中說:“我行在漢維持市面,實現輔助工商業之責任。在滬上銀行眾多,難期有此機遇?!北礱嬪峽?,這是避開了上海這一各大銀行激烈競爭之地,漢口分行才能在“臨陣換將”的?;?,在江城繼續打出一片天地。

*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 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經營網” 或“來源:中國經營報-中國經營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經營網(本網另有聲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010-88890046 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經營報

經營成就價值

訂 閱
最新文章
清末民初“講衛生”

中日甲午戰爭以后,在日本對中國社會影響日漸加強的同時,中國社會吸納近代衛生資訊與使用“衛生”概念的主動性..[詳情]

抗疫:近代社會變遷“世相”

畢竟瘟疫不是一種純粹的自然現象,它還是社會的產物,并對社會產生種種影響。..[詳情]

{ganrao}